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多年來攀登世界高峰、挑戰自身極限、與生死擦身而過,暱稱「三條魚」的女性登山家詹喬愉,在與HAVFIT的訪談中表示,「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登山,而我只有被別人問到時才會思考『登山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某一片風景、或許是同行隊友、或者是達成某個目標,理由有很多,但我平常不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我就只是想登山。」

 

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照片/公視提供

 

因為熱愛,所以不願妥協,目標存在於每一個當下

 

身為一名職業登山者,喬愉的山齡超過14年,從大學時期的登山社開始,到加入山難救助協會北區搜救委員會,到如今挑戰世界高峰,她一路走來的目標極其單純,換個方式說,喬愉是一個很依賴感受的人,她表示,「從剛接觸爬山至今,我只是想要在每一趟行程完成設定的目標,好比走完一條困難路線、感受八千公尺高山環境等等。」

 

在詹喬愉大學畢業時,對未來是沒有想像的,她清楚自己想登山,但這在一般的社會定義下並不是一份工作,「我原本想找找看能滿足登山的工作,但沒有這種事,於是我就先嘗試幾年登山,看能不能提升自己,完成一個階段性目標。」

 

 

在喬愉的心中,只要能養活自己都是工作,她不願意自我侷限,隨著在登山界看到越來越多相關產業出現,有些人從事技術帶團,有人販賣周邊裝備,那自己何嘗不行?現在的喬愉,除了是位全職登山者、高山嚮導與搜救義消之外,也和友人共同經營戶外運動工作室「Casual愷穹」,包含登山、攀岩、溯溪及衝浪等領域,一開始朝教育走向,只要能從事登山活動,之後怎麼發展就順其自然。

 

「累的時候也曾想過為何要虐待自己,把登山當興趣就好,但把所有工作想一輪之後,還是覺得登山最好。」

 

也因此,詹喬愉回顧自己踏進演藝圈的初心,是覺得能獲得比較多彈性時間,這是她簽下經紀約的最大動機。即使喬愉對戲劇演出工作感到有興趣也想挑戰,但她的心終究留在山上,沒辦法分太多時間出來,「我不是一個把任何目標都規劃好的人,個性比較自由自在,現在能登山,就會把握機會登山。」

 

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照片/公視提供

 

只要我還活著,剩一條腿也要繼續爬山

 

選擇一條罕有人跡的道路,肯定會令家人感到擔心,在選擇登山為業後,喬愉談及家庭如此回應,「對於我有興趣的事情,媽媽都很支持,也不會阻止我,包含解決困難、風險管理等等,媽媽還覺得我確實學到很多。」喬愉笑著繼續補充,「但媽媽後來覺得有些太多啦,她曾問過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去工作?」直到喬愉成功挑戰八千公尺的高山,收穫業界成就也收穫媒體知名度,喬愉才感受到自己的事業終於被認可。

 

「平時我並不會特別打電話給她,有次在高山上撥了通電話,想嘗試看看有沒有訊號,結果媽媽反而很緊張。」喬愉笑著表示,家人就是這樣的存在,平常不一定會意識到彼此,但會把握每次相聚時間,在生活中默默關心對方。

 

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照片/公視提供

 

而登山必然伴隨風險,喬愉面臨過許多生死交關時刻,2015年她在吉爾吉斯的國家公園阿拉阿恰(Ala Archa)攀登冰壁時意外墜落冰河,受困26小時,左腳神經受創失去知覺,至今仍未痊癒,但喬愉形容自己沒有經歷過人生跑馬燈,「當時我只是努力想盡辦法不失溫活下來,無暇去想其他。」喬愉很自在也很坦然,「登山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只要有確實做到風險管理評估,把能掌握的一切都掌握好,如果依然發生意外,那實在不需要怪任何人,政府與人民不必硬把誰推上風口浪尖,追究誰的責任。」

 

 

面對國內外文化差異,山難議題不該被無限上綱

 

登山是可以從事一輩子的,這是詹喬愉鍾情於這個項目很大的原因,就像冰攀意外後,她滿腦子只想著,「就算少了左腿,應該還是可以繼續爬山吧?」也因此去年2020新冠狀疫情衝擊全世界,對喬愉行程安排造成影響,卻不會造成心理上打擊,因為喬愉對於登山的渴望很純粹,這股純粹讓她無所畏懼,「哪裡可以爬山,我就申請去爬。」

 

在挑戰世界高峰的過程中,身為第一線人員,喬愉對國內外登山文化不同深有所感,「台灣人比較媽寶,政府與社會風氣也是這個心態,當然近年有在好轉,但大部分人還是覺得,『這座山路線要從哪爬、要注意什麼事情,相關單位都應該祭出法令限制或在路口立牌子』,出事情就把責任歸咎給政府,但困難度這應該是每位登山客要自行判斷的。」

 

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照片/公視提供

 

這樣的認知差異,讓想來台灣登山的外國人,一開始就會卡在許可申請,不僅要提前兩個月申請,還得花費一筆金額,有次喬愉以嚮導身分帶一位法國人登玉山,遇到必須分兩天爬完的規定,讓那位法國人很火大,這樣的地形對他而言太簡單了,喬愉只能很無奈回應,「我很認同你的心情,但台灣政府擔心人民出事,這是目前的現實。」

 

「台灣是一個多山島嶼,有很漂亮的天然資源,但要體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體業界需要更成熟進步。」

 

 

為何要爬山?因為山就在那裡,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

 

公視全新創作系列紀錄片《群山之島與不去會死的他們》分成四部曲,首集將於2月25日播出,對於優先亮相的詹喬愉來說,她選擇奇萊北峰作為主題有諸多原因,她實在太喜歡登山了,喜歡到要特別獨厚一座出來介紹都不容易,喬愉說道,「奇萊北峰有令我印象深刻的搜救,也是我左腿受傷後的第一次復健路線。」從合歡山遠望奇萊北峰,山勢不僅雄偉,更因背對陽光而常顯漆黑,被稱為「黑色奇萊」,多年來發生過許多著名山難與靈異傳說,但喬愉卻把這作為「復健路線」,面對一連串「你為何登山」的大哉問,她以行動證明自己對登山的渴望,把生命與登山緊緊繫在一起。

 

攀登世界高峰,超越生死,擁抱內心想望-詹喬愉「三條魚Tri_Fish」
照片/公視提供

 

回顧在演藝圈留下身影,和成為登山界焦點人物,這都不在詹喬愉的預期內,成名對她而言有好有壞,但既然自己的聲音會被聽見,她想要為登山者發聲,爭取更合理的登山政策,「我沒有設定階段性目標,但我會盡力去做,如果我們總想用規定遏阻任何事件發生,而不正視『意外』的本質和責任,那麼永遠都在逃避,無法真正從根本解決事情。」

 

「有些事情,還沒做就會覺得很困難,但先試著規劃安排並實踐看看,不管成功失敗,至少你會得到結果,最重要的是『至少你嘗試了』。」

 

訪談的最後,喬愉語帶堅定表示,「這是我一直很想傳達的事情。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