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台灣最強壯男人、無限量級舉重選手陳士杰,近期因禁藥事件消失在螢光幕前,對比於東京奧運台灣在舉重項目的發光發熱,無疑令人感到唏噓。過去台灣人從未有人挺舉245、抓舉195公斤,陳士杰留下多項紀錄至今依然一騎絕塵,而這位被迫暫別舞台的男人,目前正努力還著債務,並積極為3年後解禁復出做準備。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對軍事化家庭教育的反抗,與人生轉捩點

 

「我國小有過動傾向,就讀資源班,人家都笑我是傻瓜,當時不堪被講,心裡很不甘願,我明明不笨,只是坐不住。」陳士杰的父親對孩子採用高壓教育,幾杯黃湯下肚,就是一連串堪比國軍的軍事化管理,沒有小孩喜歡被父母管,更何況方針如此。

 

國中之後陳士杰加入籃球隊,但成績並不出色,沒得到重用,這讓他心裡備感冷落。回顧那段日子,陳士杰總結當時叛逆的三個種子:少年心性喜歡玩、對於家庭教育的反抗、以及對球隊的不滿。但陳士杰已經習慣體育班生活,不想再回去升學班,輾轉碰上了舉重,他坦言,「舉重在我國中時候,沒有有趣這回事,只是過日子以及幫助升學。」

 

「人不瘋狂枉少年,但我們真的瘋過頭。」不能在球場就在外面廝混,那陣子陳士杰每天都開不同的車子上學,碰上轉捩點是高中時,一位非常親近的朋友被警察扣走,一關就是8年,而他當時正為國際賽事準備集訓,如果晚個幾天,現在的陳士杰肯定不是運動員了。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想要脫離那個環境,還是很多朋友會約,誘惑太多太多,所幸學生生涯不同階段,每當陳士杰想要放棄的時候就會被帶去訓練,「舉重會讓人歷練,選手很常一個人靜靜思考,因此大學後我對父親就比較改觀,漸漸能理解他當時在想什麼,一方面可能也是我不好教。」

 

千帆過盡,終於遇見的「黃教練」

 

「舉重對我來說不是休閒運動,而是一份職業。」從17歲被帶進國訓中心後,陳士杰好幾次想要放棄偷跑,都遇到貴人把他拉回來。有句話是「教練如父」,但他還真的說不出自己教練是誰,協會派下來哪位外籍教練就跟著誰,這記憶貫穿了目前為止大半職業生涯。

 

「我戲稱自己是舉重孤兒,但換個角度想,這樣才是歷練,我無依無靠,比其他選手更早獨立。」一路上面對不同國家與不同理念教練,他們在國外訓練過各式量級選手,陳士杰吸取經驗後,再一一內化成個人養分。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但調整訓練習慣的代價,就是提高受傷風險。」陳士杰坦言自己心情有些偏激,作為2012年倫敦奧運中華代表團掌旗官,他非常感謝國家栽培,但這一路走來實在太孤獨了,由於台灣過去從未有這種等級的舉重選手,陳士杰要進步只能靠自己,在摸索、嘗試各種方法過程中,身體不斷累積傷勢。

 

同樣是2012年,陳士杰遇到現在的老婆、同為舉重選手出身的黃釋緒,「太太年紀大我一些,我的經歷她看在眼裡,一路提攜我到現在,我的發展才拉回正軌。」在兩人有孩子之前,這對舉重夫婦每天對話都是如何訓練,陳士杰也感性表示,「我2017年能在受傷後爬起來都是因為我老婆,黃教練最知道我該怎麼訓練,僅兩個月時間,我從雙腳不斷積水到世大運奪得銀牌。」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舉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原本志在東京奧運的陳士杰,禁藥指控就像一把利刃刺入他的心,在名單眾多選手之中,只有他一人被列在內源性,而他真不知道吃錯了什麼。指數異常、沒有藥名,陳士杰三番兩次提不出對自己有利證據,職業生涯大半成就就此蒙上陰影。對他個人而言,禁藥事件仍是一起不知原因的公案。

 

「我很害怕,第一對不起國家,第二要接受處罰,台灣舉重圈不會因為一個陳士杰不在垮台,沒有人在乎的。」但制度寫得明明白白,陳士杰只能照著遊戲規則走,只有少數人知道他正在償還國家108年全國運動會的獎金,且4年內不能當教練,連裁判也不行。

 

「我看待舉重的心情很複雜,又愛又恨,靠它認識我太太,擁有家庭與事業,但我又因此失去太多東西。」而正是在事件之後,陳士杰體悟到練舉重遠沒有出社會辛苦,如果不學習生存,選手只是比較幸運有取得成就、有獎金可以花而已。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在低潮之中懷著目標,勇者一無所懼

 

後來的日子,黃釋緒堅持要丈夫把「狂享舉體訓館」開起來,這用意陳士杰再清楚不過,「她要讓我生活有重心,不要自甘墮落,有沒有賺錢無所謂,你陳士杰還要有地方能訓練。」

 

「做什麼要像什麼,要開館就要教到滿分,在哪跌倒就要從哪站起來。」陳士杰每天除了經營「狂享舉」,還一邊進行訓練,賣著器材並開著貨車親自送件,「這一切辛苦我都可以忍耐,我要讓素人學到奧運等級的舉重,教給他們我從所有外國教練身上學習到的訓練方法。」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陳士杰現在的兩位女兒,還不到能懂得父母在做什麼的年紀,訪談最後他慷慨激昂表示一定會復出,「我現在目標就是在禁令解除之後,給我一場大賽,哪怕叫我撐到下屆奧林匹克也好,我要讓我兩個女兒知道爸爸是怎樣的人。」

 

「很多朋友期待我的招牌敬禮,但下次在場上看到我,我不會再做舉手禮了。」

 

依然有夢!台灣最強大力士,要從谷底爬回奧林匹克-「狂享舉」陳士杰
Photo/陳士杰 授權提供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