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韻律體操新希望 臺灣隊長古妮臻盼完成兒時夢想

運動員經常受到教練照顧,但未來這些曾被教練照顧的運動員成為教練時,是否會將這份情給傳承下去?2017臺北世大運落幕至今已過三年,當時擔任我國韻律體操代表隊領袖,且帶領中華隊奪得團體全能銀牌的隊長古妮臻,如今從選手蛻變成一名替選手著想的韻律體操教練,這是她從小學習韻律體操就期許有朝一日能達成自己的願景,退休後的臺灣隊長沒有失去動力,反而想完成兒時夢想,培育更多學習韻律體操的小朋友!

臺灣隊長古妮臻盼完成兒時就擁有的教練夢。照片古妮臻提供

 

國小在觀眾席欣賞韻律體操表演,點燃學習這項運動的熱情,當時被台上演出的選手給深深吸引,「那時候就覺得台上表演的姐姐好漂亮,於是就想嘗試看看,希望自己能像那些姐姐一樣。」剛開始雖遇到許多瓶頸,自認身體條件不如人,且成長幅度不如預期,甚至失去信心,但這些因素反而滋潤成為教練的養分,使她當上教練後,能站在選手心情和立場思考。

 

教練不應該依照選手成績來決定給予選手的關懷,小時候的古妮臻曾對此有失落感,但願往後有機會執教時,不要帶給選手相同感覺,「我從小的目標其實是想當教練,因為國小成績沒有很理想,身體條件不突出,柔軟度也不好,曾有種沒有被照顧到的感覺,所以希望當教練後,能照顧任何選手。」她提到教練應根據每位選手的特質和所長,來對選手因材施教,而非只將心思放在成績優秀的選手身上。

 

替選手著想和熱愛韻律體操的心,即便起步不順,仍靠著苦練入選國家隊,代表臺灣出征亞運、世大運等國際賽事,過程中還在前中華隊日籍教練中田真美鼓勵下,飛往日本留學,經由日本韻律體操文化洗禮,對比臺日兩國差異,發現日本教練會把握選手大學階段,將選手實力提高到極致,「日本觀念是選手升上大學不僅身體發育完成度較高,頭腦邏輯思維也較成熟,大學才是真正能將韻律體操最美麗的地方,給呈現出來的階段。」

 

比完賽大家圍成一圈加油是國士館體操隊的習俗。照片古妮臻提供

大學就讀位在日本東京的國士館大學,那時國士館大學聘請曾在保加利亞擔任教練的日本教練來訓練選手,古妮臻也因此吸收到許多國家的韻律體操教學文化,這不僅有助於自己未來擔任教練,能將這些旅日經驗帶回臺灣奉獻,「不一樣的國家,有不同的教法,可學習各國教學的優點。」大學四年和隊友們建立革命情感,每次比賽完都會和隊友們圍成一圈精神喊話,「這是我們國士館的習俗,大家圍成一圈互相加油打氣。」

 

旅日最後一場戰役是全日本all Japan韻律體操賽,這是只有在五月東日本賽事,及七或八月的全日本大學賽事取得晉級資格的學校和選手才能參加,那年國士館大學只有兩名選手參賽,而古妮臻是其中一人,但重點不在成績,而是與隊友的情誼,即便沒有比賽,大家都是好朋友,甚至當古妮臻在2014仁川亞運代表臺灣出賽,國士館隊友們還一起製作寫滿加油祝福語的看板贈送給她,在日本的回憶使古妮臻鼓勵大家不要害怕在異地生活,除了學習語言,多嘗試融入當地文化。

 

國士館製作加油看板給參加仁川亞運的古妮臻。照片古妮臻提供

 

大學畢業後返臺曾考慮退休,如同上述提及全日本all Japan韻律體操賽的經驗,幫助自己達成目標,「會想退休的理由,是因為我覺得在大學時期已經將自己韻律體操最好的一面給呈現出來,是時候該邁向下個階段。」不過因應2017臺北世大運到來,加上該屆世大運中華隊總教練又由從國中就極力栽培她的教練中田真美擔任,於是再度披上國家隊戰袍,「可感受到中田教練想贏得團體全能獎牌的決心,而且又難得在自己國家舉辦,於是就想和大家繼續努力。」被賦予擔任隊長的重責大任,古妮臻也不負眾望,稱職扮演臺灣隊長,與隊友並肩作戰,帶領中華隊取得團體銀牌佳績。

 

稱職扮演2017臺北世大運隊長角色。照片古妮臻提供

 

臺北世大運結束後,古妮臻展開新旅程,在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學系攻讀碩士學位,且開始學習從事教練的工作,還曾代表臺體大參加全大運(全國大專院校運動會),並於107年學年度全大運韻律體操賽事做為選手生涯的告別作,退休後,先是單純享受學生時光,再接下小學校隊教練的重責大任,「全大運在4月結束,剛退休那年的4月到9月,我都是在臺體大過簡單的學生時光,直到老師們想開發國內韻律體操基層人口,才接下教練工作。」目前協助臺中僑孝國小帶隊,體會到國小人口彷彿就像是幼苗,若未在國小這塊做好扎根,很難拓展臺灣韻律體操人口。

 

107全大運與教練吳修廷(左)、中田真美(右)合影。照片古妮臻提供

 

當上教練後,自覺要走的路還很長,教練所具備的知識超乎自己想像,在臺體大求學,接受同樣具有韻律體操國家教練、國際裁判資格的吳修廷老師指導,對運動心理學產生好奇,幫助她應用在培養選手的實務上,「因為修廷老師是運動心理學專長,有時我們可能會不明白某些心理層面的東西,老師都會分享她執教經驗,解答我當教練的疑惑,培養選手是件很有挑戰性的事!」碩士論文也是探討韻律體操選手的心理層面,並希望能透過學術研究的結果來應用在韻律體操教學。

 

從小到大的生活都與韻律體操息息相關,到現在即使退休,古妮臻滿腦子仍都是韻律體操,「就會不停想說怎樣幫助未來的韻律體操選手,如果帶校隊,會思考如何提升校隊成績,若帶社團,則是摸索如何透過社團推廣韻律體操。」至於未來期許,則想親手栽培一群能代表臺灣出賽的選手,「這是我從小就擁有的夢想,很想要自己培養一批選手上去,然後帶她們出國比賽!」

 

古妮臻當教練後所帶的第一批學生。照片古妮臻提供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