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你是否曾想像歷史小說中野外騎馬馴鷹的生活?HAVFIT要告訴大家,在台灣就可以得到這樣的體驗,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是台灣第一個以馴鷹為主題的社團,今天就讓協會會長陳建宏先生來跟我們分享馴鷹的文化意義,和協會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說:照片於馬來西亞拍攝,本品種的鷹台灣未開放飼養。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夢想成為可能,會長一圓馴鷹夢

 

會長陳建宏先生,小時候對老鷹只有「在天空飛的黑色生物」單薄的印象,某次去西門町看到有商人賣老鷹(當時台灣的猛禽買賣法規沒那麼嚴謹),會長看著被籠子關住的牠們,覺得很漂亮但又好可憐,從那一天開始,馴養老鷹在年幼的會長心中埋下一顆種子。

 

後來經歷求學、當兵、出社會,會長一直沒有機會真正接觸老鷹,直到2012年底,因緣際會下發現有人在網路轉賣老鷹,會長才赫然發現,從2003年起台灣就已經開放飼養鷹類等猛禽,兒時的想像成為可能,於是,會長拿出自己的私房錢,一圓馴養老鷹的夢。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老鷹不是寵物,與人類有著千年以上的羈絆

 

「人類跟老鷹,不是飼主跟寵物,完完全全就是夥伴關係。」

 

會長說明,人類與老鷹都位處食物鏈頂端,在科技時代到來之前,老鷹跟人類在求食的過程中是互相幫助的,當時人類遇到沒辦法翻越的地形,就會依靠老鷹以俯衝的速度搶先制服獵物,人類再慢慢趕過去,而老鷹在得到人類協助之後,進食也會很方便,這樣的互助關係從數千年前就流傳至今。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以前是為了生存獵食,現代則沒有太多打獵的需求,馴鷹更多是工作或者休閒用途,舉例來說,台灣過去因為動物保護法的關係,很多生物是無法捕殺的,兔子過多,蔬果作物的嫩葉就會被吃光;老鼠過多,農作物的生長就會受到影響,甚至造成流行病。於是,用食物鏈頂端的老鷹來驅趕甚至捕食動物就是非常理想的方式。

 

「老鷹是非常聰明的猛禽,要讓牠學習如何信任你,就必須在相處過程避免隨意欺負、玩弄、折牠的翅膀等情形,老鷹會懂得你對牠沒有傷害的意思,我們再透過協助捕食與進食的過程和其培養互動關係。」

 

而在日本、泰國等鄰近國家,猛禽貿易其實一直都存在,畢竟人類不可能一直抓野外的老鷹來幫忙工作,所以有必要進行人為飼養,台灣也順應趨勢開放猛禽進口,讓馴養老鷹的文化正式在台灣落地生根。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在人類發展歷史上,老鷹具有多種面貌與色彩

 

數千年來,老鷹在人類歷史傳承面向上也有諸多貢獻,以宗教層面而論,佛教文獻中有大鵬金翅鳥,埃及神話裡也有掌管法律和秩序的鷹神荷魯斯;以藝術層面而論,老鷹的羽毛是珍品,不僅作為許多原住民的頭飾,也是位階、身分地位的展現;音樂層面,有享譽世界的秘鲁名歌《老鷹之歌》,不僅如此,老鷹的形象在繪畫、圖騰、與舞蹈領域都有被記載,牠與人類不僅僅是補食上的互助關係,還寄託歷史與文化的傳承。

 

除了文化傳承,會長還從老鷹身上學到「謹守分際」的重要性,老鷹是有地盤性的猛禽,牠不會跑到別人的地盤狩獵;再來,老鷹是母系社會,女性為大,堅守一夫一妻制且非常忠貞,在牠們身上可以看到兩性尊重的精神;此外,為了讓成長階段的小老鷹學習自己生存的能力,老鷹父母教育孩子是非常嚴厲而扎實的,這些都是老鷹值得人類借鑑之處。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馴鷹協會成立緣起,馴養人還須自肅

 

在會長踏上馴鷹之路後,第二年就有成立協會的想法,他發現當時台灣對於老鷹的知識都很破碎,需要有一套系統去整合國內外資訊,畢竟每個地方對馴鷹的看法都稍有不同。

 

「台灣比較偏向保育與文化傳承,對老鷹的生態認知和人工飼養就沒太多著墨。」在協會成立之後,會長把喜好者聚集在一起,「大家都知道老鷹,但對於牠們的生活習慣、飲食、與人類的互助關係等都很陌生,協會只能一點點去推廣。」會長表示,協會目前也在推動校園教育,小至幼稚園、大至大學生,甚至有不少企業單位都會邀請他們前來分享與老鷹的互動體驗,大家的反應都感到很新奇很喜歡,證明這個方向是有前景的。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在推廣過程中,也會碰到一些人抱持疑慮,由於動保法規定,台灣本土猛禽是完全不能飼養的,就算遇到受傷的暫時收養,都必須馬上通知在地機構,因此台灣所有馴養的老鷹都是外來種,重視生態保育的人因此擔心,人工飼養猛禽(外來種)可能與本土種爭地盤,甚至造成生態浩劫。

 

對於這部分,會長認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老鷹對人類生活確實有助益,馴鷹人必須做足功課與自我管理,千萬不能隨意棄養。舉例來說,每隻老鷹價位動輒數萬,如果在訓練過程飛走,心理層面是否可以接受?訓練老鷹御風、降落、繞飛、獵食等都需要時間,能不能做到每天陪伴?老鷹的飲食是吃生肉,能否接受帶點羽毛和血水的餵食?老鷹的嘴巴需要定時修剪,馴養人是否懂得處理方式,或是知道該找誰幫忙?除了上述,還包括醫療、生理構造、食物供給、鄰居接受度、經濟層面與心理因素等問題,都需要在馴養前仔細思考,因此馴鷹協會FB粉絲專頁的置頂貼文是一份自我評量表,會長正色表示,「這些評估點位全部都要滿分,缺一不可,老鷹在你手裡才會快樂,如果有缺分數,那就建議參加體驗活動就好。」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說:馴鷹前必要的自我評量,你及格了嗎?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仍在起步階段,一切值得發展更好

 

值得欣喜的是,由於經濟需要一定門檻,和帶頭人士的努力付出,馴鷹文化在台灣的推廣非常正面,大家都會先行檢視自己能否負起馴鷹人責任,而在訓練老鷹的過程中,有個專有用詞叫「闖臉」,比較白話的解釋是帶老鷹「去除敏感」,意即讓老鷹社會化,會長說明,「凡是生物進入人類社會都一定要社會化,帶牠到街道上走走看看,讓牠習慣人類生活,否則老鷹看到機車也怕、看人拿東西也會嚇到,馴養人痛苦,老鷹也不快樂。」

 

目前馴鷹文化在台灣發展已漸有規模,但距離鄰近國家仍有段距離,日本和泰國只要是合法進口的老鷹,所有品種都可以飼養,台灣則只有哈里斯鷹(栗翅鷹)、蒼鷹、紅尾鵟、紅鳶與遊隼這5種被允許,因此提到馴鷹,外國人並不會直接聯想到台灣,但會長希望未來可以增加跟國外鷹友的互動,讓外界瞭解馴鷹在台灣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生態意義與傳承,外國人眼中的台灣之光

 

「我反對讓老鷹等猛禽做動物表演,但可以藉由牠們進行生態教育。」會長希望把生態教育發展成台灣的一大特色,以騎馬馴鷹來說,全台灣只有中華民國馴鷹協會在推廣,別的國家就算有也不是那麼普遍,體驗者要同時駕馭三種不安,包含直面自己內心恐懼、控制馬的狀況、還要注意一旁放飛的老鷹。

 

「我稱呼騎馬馴鷹是輕度極限運動,人是腳踏實地的動物,沒有踩在地上就容易不安,騎馬亦同。」會長補充道,在國外,馴鷹是和騎射運動是分不開的,有騎馬的地方通常就會養老鷹,未來,會長希望協會能結合戶外生態體驗,讓民眾一窺中國外蒙古與北方民族的生活。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而外國人確實對台灣也感到好奇,他們會納悶,「台灣是海島國家,怎麼會有騎馬馴鷹?」因而進一步瞭解台灣的歷史與生態,從點到線再帶到面,就能傳遞完整的文化傳承脈絡。

 

原本2020年,台灣要舉辦第一屆國際騎射大賽,會長原本也預計和協會的夥伴一同協辦參與,但因為新冠狀疫情關係被迫中止,但馴鷹文化在台灣的發展才剛剛起步,未來充滿無限可能,目前協會推動的騎馬馴鷹體驗營與生態講座,每個梯次都吸引廣大熱烈迴響。會長笑著說道,「這一定會成為屬於台灣人的驕傲。」

 

正夯的戶外運動,伴猛禽飛翔於山林-馴鷹協會會長陳建宏
圖源:中華民國馴鷹協會/授權提供使用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