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龍舟不是端午節限定,輕艇國手周恩平:一直有不能放棄的理由

波光粼粼水道上,數個身材精壯的阿美族選手們,隨著澎湃有力的鼓聲,使勁地擺動手中划槳,動作整齊一致、毫無偏差,龍舟就這麼劃開水面,飛快地破浪前進。當勝利鳴笛聲響起,選手們振臂歡呼,臉上盡是狂喜。

 

2018年,台灣輕艇龍舟代表隊在雅加達亞運划出斐然成績,風光收割2金1銀。

 

划龍舟不是端午節限定 輕艇國手周恩平:一直有不能放棄的理由
圖片來源:中華奧會

 

這一場戰役,讓「輕艇」這項在國外風行已久,但在台灣曝光度始終不高,甚至經常被誤解為「端午節限定」的運動賽事,找回應有榮光。

 

當時除了教練侯鴻章,擔任中華龍舟隊隊長的周恩平也是媒體競逐焦點。今年35歲的周恩平,現在依然在輕艇賽事埋頭努力,是少數過了運動員黃金年齡,仍在水上搏鬥的輕艇選手。

 

這位大學長究竟是如何和輕艇、龍舟結緣的?投入這項昔日長期被歸類冷門的賽事,曾遇上什麼挫折與困難?

 

 

龍舟比賽不是端午節限定 輕艇國手周恩平不放棄的理由
圖片來源:周恩平提供

 

現實考量中斷4年,溯溪教練、保全都做過

 

回顧周恩平與輕艇的緣分,其實早從國中二年級就已拉開序幕。

 

「以前接觸過棒球、田徑,但是受傷機率高,某天看到有學長在池邊划船,類似獨木舟,我就偶爾去划一下,當時也沒有特別想這是什麼(運動),就是愛玩水啦。」周恩平說起話來,用字直白好懂,不會修飾塗抹、各種拐彎,格外坦率。

 

輕艇之於他,似乎不是「一試定情」的命定項目,直到國三的一場賽事,才讓他慢慢航向輕艇賽事之路。「國三時有參加比賽,當時就有拿到前三的名次啦,有一點獎金,就覺得可以試試看。」

 

國中畢業後,他成為花蓮體中第一屆學生,並加入侯鴻章教練輕艇隊實驗小組,憑著過人運動天賦、後天努力,拿下多次全運會輕艇冠軍,也經常入列國家隊名單。

 

然而,隨著年紀愈長,背負責任也愈大,零星賽事獎金不足以應付生活開銷,他被迫向現實低頭。比完全運會後,他退離選手生涯、另謀生路,整整中斷4年。

 

卸下選手身分的4年間,他嘗試過許多工作,「我當過溯溪教練啦,還曾上台北當隨扈、保全,」但他心心念念的還是花蓮,每每看見學弟划船身姿,就心癢難耐,「就很想要回去划啊!」

 

「手癢」只是回歸理由之一,一方面是因為不少人盼著他回去,學弟喊著:「你回來啦!你不在我們就輸了」,侯教練也不願放棄這位大弟子,透過學弟詢問周恩平,是否願意再次回花蓮訓練,參加最後一屆東亞運;另一方面,由於當時正值溯溪淡季,加上花蓮體中恰好有專任教練職缺,確定現實條件可以支撐夢想後,周恩平2012年再次重拾划槳。

 

回歸隔年,他和學弟們摘下2金4銀好成績,並一路划到現在。

 

龍舟比賽不是端午節限定 輕艇國手周恩平不放棄的理由
圖片來源:周恩平提供

 

一直有不能放棄的理由,目標划到40歲

 

相比於過去輕艇賽事環境,周恩平認為,近幾年各地有逐步成熟的趨勢,「現在有很好的環境、很好的器材,也可以請到很好的教練,」他說,一些國外奧運國手,都很願意來台指導。

 

當然,離「普及」還有一段距離。「記得有一次我們要出國比賽啊,機場阿姨問我們要去哪裡?我們回答:『要去比龍舟啊!』她們就訝異說:『國外有划龍舟喔?』」周恩平笑著說,「外行人看是這樣啦。」

 

有沒有替自己設定要划到幾歲?周恩平停頓片刻,說:「打完明年亞運後,再到40歲吧……」接著話鋒一轉「我一直講全運會最後一屆、最後一屆,講到最後都沒人相信。」

 

「本來去年全運會真的是最後一屆參加!當時比賽場地是我國中訓練的地方,想說哪裡開始哪裡結束,」原預期比分會落差很大,但僅僅差了2秒多,讓他燃起「再挑戰一次」的豪情壯志。

 

「其實就是要放不想放、要停又不想停,」他陷入短暫沉思,語速放慢,音量慢慢變小,但過了幾秒就重振聲量:「把握還能划的時間啦,有多少力就拚多少!」

 

筆者想著,資深選手的兩難莫非於此。內心明白要讓新血上來,卻也不捨擱下拚搏多年的熱愛,像輕舟一樣左右擺盪、或沉或浮,但願他能最終能找到兩全方法,安穩地上岸。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