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習武改變過動性格,武術國手蔡澤民:敞開心房才能走上巔峰

他身姿躍起,雙腿在空中飛快旋轉,俐落劃出360度的圓後鎮定落地,不到數秒的時間內,再次用力往上一蹬,來個騰空拍腿。

 

其他高難度的動作也難不倒他,他靈活地在場地間竄蹦跳躍展現連續絕技,每個動作勁力毫不馬虎,剛而不僵、柔中帶剛。忙碌「放招」之餘,表情也沒遺漏,近一些看,就能發現他眼中閃藏著銳利鋒芒,十足的氣勢逼人。

 

這絕不是武俠小說描繪的武打場景,這位看似功夫了得的「武功高人」,是台灣武術選手蔡澤民。

 

 

2017年,台北世大運首度將武術列入比賽項目,蔡澤民在長拳項目以9.42分摘銅,為台灣奪下史上第一面武術獎牌。2018年雅加達亞運,他以9.70分獲武術長拳銅牌,成為中華隊史上首位在亞運武術長拳項目奪牌第一人。


究竟他是何時「習武」的?這項台灣人相對陌生的運動,又是如何改寫他的人生?

 

一腳踢開過動性格

 

今年26歲的蔡澤民,小學1年級就已踏上習武之路。家人送他去學習武術,是為了讓過動的他消耗體力,一開始偏向娛樂性質,國中參加青少年武術比賽後,才下定決心正式投入訓練。

 

練習武術後,過動性格漸漸改變了,「以前也學過珠心算等等啊,其實都學得都不錯喔,呵呵,但就是坐不住。練習武術可以非常專注,比較靜得下心。」蔡澤民笑著。

 

不同於武術場上拳拳到位、氣勢凌厲,下了場的蔡澤民就是個平凡的大男孩,說起話來率真直接,毫不害臊誇讚自己,卻也沒有驕傲氣息。一如亞運那一役,賽後面對媒體訪問時,他豪爽笑答:「大概是我比較帥吧!老實講我沒預期能拿這麼高分。」那樣的直白單純。

 

 靠習武改變過動性格,武術國手蔡澤民:敞開心房才能走上巔峰
圖片來源:體育署

 

談起武術吸引他的部分,「武術是一個燒腦的運動,」蔡澤民說,編套路要從細節著手,動作呈現配合的意念、如何銜接都要經過深思熟慮,他舉例:「怎麼說……像是高空俯瞰的動作,是呈現威嚴,平推注視可以給對方壓力。」

 

「變化性高」是挑戰,也是武術運動特別之處。「我會不自覺地不斷研究,自然而然地被吸引」,蔡澤民說,武術是一個高深莫測的東西,每個人個性不同,打出來風格也不一樣。

 

正是因為熱愛,他對自己表現也格外嚴厲,一旦訓練達不到理想,他總會超出教練擬定的份量,自主增加練習,直到滿意為止。

 

不過這樣的嚴厲,卻也一度是綁住他的枷鎖,成為他國高中以至大學時期的陰霾。

 

得失心害走火入魔

 

國高中有段時期,蔡澤民在武術專項上經常位列第一,不過,冠軍光芒伴隨而來的不是信心加持,而是龐大的奪勝壓力。

 

他堅持和別人不一樣的打法,強迫自己盡善盡美,但愈緊逼要求,表現就愈不如預期,他更因此加倍責怪自己。「那時候心理真的很矛盾,總是想為什麼以前可以第一名現在拿不到?憑什麼他可以我做不到?」大量且各式各樣的「為什麼」積壓心中,時間久了,這些問號變成一把把利劍,不留情面地朝他反撲。

 

那段堪稱「黑暗時期」的日子裡,每逢比賽前1、2個禮拜,他的心緒躁動、難以平靜,總是夜不成眠,甚至會不斷嘔吐。幸好有朋友陪伴以及自己豁然開朗頓悟,才終結了這場纏身多年的噩夢。

 

靠習武改變過動性格,武術國手蔡澤民:敞開心房才能走上巔峰
圖片來源:中華奧會

 

世大運選拔賽中,他告訴自己:「這一場做不到,就不打武術了!」抱持著「最終之戰」想法,他一瞬間變得不在乎輸贏,卸下緊抱許久的奪勝壓力,以最舒心的狀態迎戰,「就不管了敞開心房去打!結果比預料中好!從那一場之後就走上巔峰。」他語氣十足認真。

 

有了成功經驗後,他適時阻止自己「走火入魔」,走回「正宗門派」。

 

「我現在就回歸學習武術初衷,就是開心就好!把身體線條、武藝感覺打出來,只要我是開心、完美的,這樣就ok了!」勝利的姿態往往不是繃緊神經的,而是最自在的。

 

隨著大學畢業,蔡澤民投入正職之餘,也沒有放棄武術夢,除了有在外教課,數月前還和友人創立表演團體,盼能讓更多人了解這項運動。

 

問他,這樣還有時間練習嗎?「時間縮短很多啊,以前是規律訓練,現在是不規律訓練,時間要自己想辦法擠出來。就是利用下班後、教課前的時間練習,可能就只有半小時。」半小時不拿來休息嗎?「現在是半個小時不練,就沒有時間練了。」他淡淡地說著。

 

筆者思忖,這會不會也是另一種「走火入魔」?對於熱愛的事物,武者從不輕言放棄,也會甘願付出所有。

 

 

說到醫療,不得不感謝強大的長庚運動醫學團隊一直以來的照顧,感謝高又帥的林瀛洲醫師、雖然愛吃但瘦瘦又漂亮的郭純恩醫師(跟吳思穎😍)及壯壯又幽默的周文毅醫師一直以來的幫助,讓我們選手可以無後顧之憂上場比賽的強大後盾! 對了!其中更要感謝對我最好又最貼心的黃婉柔bess姐兒!每一次的從旁協助,還有把麻煩都變成不麻煩的厲害👍 美中不足的是!下次應該來個大合照哈哈哈😄

Posted by 蔡澤民 on Saturday, May 23, 2020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