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環島推廣隊」逐校拜訪,藤球拓荒者劉昶佑:沒人做的才是機會

「沒有什麼事情是一蹴可成的,如果連面對失敗的勇氣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成功的一天 ?」

 

現年29歲的劉昶佑是台灣第一批接受藤球專業訓練的選手,就讀師大時期偶然接觸藤球後,他便一頭栽入這項運動。當時的師大藤球隊不僅在各項盃賽屢獲佳績,也在泰皇盃世界藤球錦標賽中,多次踢出亮眼表現。

 

畢業後,劉昶佑不遺餘力投入推廣,目前他在台師大及福豐國中擔任藤球教練,為了讓藤球更為人所知,可以做的他幾乎都做了,包括開課、成立社團、帶校隊、舉辦研習等,也曾組織「藤球環島推廣隊」,親自到各個學校一間間拜訪、交流。

 

 

沒人做的才是機會

 

藤球東南亞風行數百年之久,是亞運正式比賽項目,但在台灣仍是冷門運動,引入至今僅僅13年。相較於其他運動,小眾運動推廣之路是艱辛的,必須耗費比別人更多力氣、時間,才能前進一小步。當一個追隨者易、領航者難,為何當時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就是因為沒人做,反而是我的機會。」熱門運動項目競爭激烈、市場飽和,劉昶佑看見的是藤球未經開發的可能,「我看到的是一片藍海,對我而言,那10%機會比90%來得重要。」

 

「失敗也是很好的經驗,」劉昶佑語氣平淡豁達,「有些成功也不用別人來定義啊,自己享受其中也很成功。」

 

 
 
 
 
 
 
 
 
 
 
 
 
 
 
 

A post shared by Coach佑 (@changyoliu)

 

「現實」與「理想」的拉扯

 

不過,這樣的豁達坦適,不是天生樂觀,而是從痛苦中慢慢悟得。逐夢過程往往是這樣的:現實總會趁你難以防備之際,給你迎頭一擊。

 

藤球拓荒過程中,除了想盡辦法提高曝光度,為了永續發展,爭取大型賽會承認也是重要一環。劉昶佑等人過去一直力爭亞運資格,雖整體已達標,但在長期缺乏資源支持下,教練稀缺、球員資質等各方面,相比其他體育項目仍處弱勢地位。

 

亞運資格若通過也未必能皆大歡喜,另一個問題隨之浮現。「教練團要參加亞運,勢必要捨棄目前工作、全然投入,但亞運若沒有取得好成績,也不知道會不會續辦,工作是不是就沒有了?」

 

對於熱門項目的教練、運動員而言,比賽賽場就是職場;但對於小眾運動的教練、運動員來說,要想熱血地在賽場揮灑汗水,必須要有一份正職工作作為燃料。因此,當夢寐以求的機會就在眼前,他們只能猶豫不決,「這是很好的機會,但也是很難的抉擇。」他說,「我一直在取捨,但我希望找到兩全的方案。」

 

不過,去年疫情打亂世界的節奏,許多賽事、資格審查因而停擺,也順帶推遲了這個煩惱。

 

 
 
 
 
 
 
 
 
 
 
 
 
 
 
 

A post shared by Coach佑 (@changyoliu)

 

慢慢走,或許更快

 

歷經現實與理想交戰、諸多規劃延宕,劉昶佑坦言:「去年…應該可說是『夢碎的一年』吧。」

 

過去的他將藤球視為己任,奮力衝刺,一旦慢下來就感到不安,無所不用其極地推廣、招攬社員,「路邊拉人啊、認識的就問啊,當然也有些是看到社團來詢問的。」無形之中累積許多壓力,但待疫情爆發、一切步調緩下來,他才逐漸體認到這是一個長期奮戰,腳步放慢一點、享受其中才最為重要。

 

一位敬重前輩的話,讓他非常難忘:「成就他人比成就自己重要。」這不是一場只屬於自己的比賽,何必攬下重任,無法快速看見成果就鬱鬱寡歡?

 

如今的成績,也是許多人一同努力的成果。劉昶佑說,一路上他最感謝的還是家人,家人一開始不支持,現在則是全家一起參與推廣,「爸爸、媽媽、弟弟現在都是藤球裁判,還在讀大學的小弟還自組球隊,帶隊打比賽。」

 

家人轉念的關鍵是什麼?不是說服奏效,也不是被成果感動。劉昶佑笑說:「大概是看到我面臨許多阻礙,所以不要自己也成為阻礙吧。」

 

 
 
 
 
 
 
 
 
 
 
 
 
 
 
 

A post shared by Coach佑 (@changyoliu)

 

採訪劉昶佑是在某天晚上,聊了一陣子後,電話那端傳來學校鐘聲,談話也一度中斷、陷入寂靜。

 

「不好意思!因為等等要去練球…剛剛是他們(社團球員)打給我。」他有些急促地說著。筆者邊說著沒關係,一邊瞥了眼時間,那時已8時40分,想著:「結束應該也接近9點了。」

 

晚上9點,大概是多數人休息時光吧?但他的球賽,才正要開始。

 

 
 
 
 
 
 
 
 
 
 
 
 
 
 
 

A post shared by Coach佑 (@changyoliu)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