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已被淘汰,東京奧運「跨性別運動員」之爭論還遠沒有結論

性別議題於全球領域逐漸受到重視,但在運動場上,距離「公平」還有一段路要走。目前火熱進行的東京奧運,紐西蘭43歲舉重選手勞瑞爾·哈伯德(Laurel Hubbard)於女子87公斤以上量級賽事出賽,儘管3次試舉都失敗早早出局,但她本為男兒身,於2013年完成變性手術,作為歷史第一位在奧運出賽的跨性別運動員,已經一石激起千石浪,激起無數業界人士關注討論。

 

 
 
 
 
 
 
 
 
 
 
 
 
 
 
 

A post shared by CNN (@cnn)

 

在過去,世界還沒準備好接納變性運動員

 

哈伯德出生於1978年,20歲時以抓舉135公斤、挺舉170公斤,共計300公斤的成績創下當時紐西蘭青少年紀錄,但在成就背後,哈伯德飽受性別認同困擾,為此尋求激素治療、多年不再參加比賽,並以男性身分生活至35歲完成變性手術。

 

手術很成功,但哈伯德失去的比賽舞台沒有回來,直至2015年,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祭出新規章,只要在參賽前12個月睪固酮含量持續符合檢測標準,哈伯德就可以以女性身分參加比賽,2017年至今,她累積6金1銀成績,並挾此氣勢代表紐西蘭參加2020東京奧運。

 

 
 
 
 
 
 
 
 
 
 
 
 
 
 
 

A post shared by BBC News (@bbcnews)

 

確實遵守規則,但不代表沒有爭議

 

外界對哈伯德的討論甚囂塵上,作為前男性運動員,體型、肌肉和爆發力等先天優勢是否影響競技公平性?紐西蘭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凱琳·史密斯(Kereyn Smith)透過聲明表示,「我們承認,性別認同之於體育是高度敏感且複雜的,要在人權和公平性之間取得平衡,我們包容和尊重所有人。」

 

但史密斯也對選手的出場合法性表達支持,「她是世界上最好運動員之一,確實滿足了國際奧委會的出場資格。」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也發聲力挺,「哈伯德在各方面都有遵守規則。」

 

 

無數選手前途,葬送在跨性別運動浪潮

 

儘管符合規則,但這對於原生理女性的選手來說就有點殘忍了,舉一個實際例子,在美國康乃狄克州校際運動會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參賽後,兩位原生理男性選手就像一陣風,在女子田徑比賽席捲走所有獎牌榮譽,眾多同學的獎學金與升學機會都化為烏有,後者憤怒將這件議題訴諸法庭,抗議自己公平競爭的機會遭到掠奪,但受制於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年初簽署的行政命令——防止和打擊基於性別認同或性取向的歧視,這起官司至今尚未有結論。

 

根據媒體報導,從2017至2019年,這兩位原生理男性選手獲得17個女子組冠軍和85次晉升機會,影響無數孩子前途,她們無助表示,「再怎麼訓練都沒有用,教練不會看我,比賽前就知道會輸了……」

 

 

運動場上,跨性別議題尚未看見盡頭

 

相比於正反兩極論述,哈伯德本人態度則相當謙遜,「心裡話是,我得等到世界改變了才能再次參賽,努力很久才走到這一步,我心存感激,尤其是紐西蘭家鄉人們給我的善意和支持。」

 

 
 
 
 
 
 
 
 
 
 
 
 
 
 
 

A post shared by Piccolina (@piccolina_kids)

※原生理女性運動員只要符合標準,同樣可以參賽,但成績問題很現實

 

究竟跨性別運動員的參賽標準該如何規範?對睪固酮水平進行限制,似乎已經是最好方式。但在短跑、舉重等項目,原生理男性的健壯身材、肌肉和心肺能力依然存在巨大優勢,且多項研究指出,即使睪固酮含量在一年內始終符合標準,仍不足以讓兩性差異消弭;若要再延長檢測期限,運動員職業生涯非常珍貴,只怕不能有效解決問題,還可能引發抗議聲浪。

 

台灣時間8月2日,哈伯德於女子87公斤以上量級賽事3次試舉失敗早早出局,在表達對各界關注的感謝之後,她稱自己正考慮退休,「人們開始意識到,像我這樣的人只是普通人,我只希望單純被作為運動員看待,這樣就夠了。」但以現狀來說,運動場上圍繞著跨性別議題的爭論,短期間不會有結論。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