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心之所向,體現台灣之美,演繹生命的舞者-康茵茵

 

「相比於拉丁的狂野、街舞的自由不拘、芭蕾是一種優雅的呈現。」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的藝人康茵茵表示,「芭蕾對我而言是最難也最特別的舞蹈,它不符合人體工學,訓練的都是平時不常使用到的肌肉。」

 

「能利用空閒時間練習芭蕾,是我最開心的事情。」

 

 

六點零五分復興號,寄託對大城市的嚮往

 

茵茵從國小5年級開始練習芭蕾,但她自述自己已經比較晚起步,很多人都從學齡前就開始練習了,出生於宜蘭頭城的她,家庭觀念較為傳統,會疑惑學跳舞未來能做什麼?但因為姊姊文靜、茵茵相對活潑,兩人剛好一文一武,茵茵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接觸舞蹈,而這接觸就是一輩子。

 

「我進到教室後,第一時間好喜歡地板與把桿的木頭香,從此我就很喜歡欣賞芭蕾舞劇,回想那段日子,奠定了我的舞蹈生涯。」

 

追尋心之所向,舞出生命的靈魂-康茵茵
Photo/HAVFIT拍攝

 

高中就讀蘭陽女中舞蹈班的茵茵,跟當時許多年輕人一樣,對台北大城市抱持嚮往,想離台北一流舞蹈大學的師資與舞者更近一點,甚至會期待遇到未來的學長姊,回想那段去台北練舞的日子,茵茵每逢六日就必須搭早上6點05分的復興號到台北上8點的課。

 

還記得第一次扛行李箱到西門町的時候,茵茵看見好多LED燈跟招牌,感到非常驚訝,「小時候不知道什麼叫繁榮,長大後才知道家鄉和大城市的差別,自己非常嚮往,直到我就讀台北藝術大學之後,才終於如願以償。」

 

最重要一點,在大城市可以和全台灣的一流舞者競爭,茵茵表示,「我高中的舞蹈表現可以輕鬆維持在校內前三,可是大學就遇到很多怪物,筋好開、動作又都很好看,我如果不加緊發條,真的會失去競爭力。」

 

追尋心之所向,舞出生命的靈魂-康茵茵
Photo/HAVFIT拍攝

 

不願人生只有舞蹈,渴望舞台渴望被看見

 

茵茵的求學生涯,在同儕間表現是非常優異的,舉凡跳高、跳遠、短跑、長跑等競技項目,都是茵茵的拿手好戲,一路升學到大三、大四,茵茵開始思考未來規劃,意識到「如果人生只有舞蹈好無聊喔」,想嘗試看看不同領域,「如果一直待在這個圈子,人生就只有舞蹈,但如果我從事別的行業,舞蹈是不是可以變成加分的技能?」

 

這樣的企盼,在茵茵第一次接觸到劇本時得以兌現,在大學的戲劇課,茵茵在一次又一次的演出中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僅接獲廣告MV的拍攝邀約,偶爾也會有些商業演出,茵茵「熱愛舞台、渴望被看見」的心也漸漸篤定。

 

 

回憶出道初期,茵茵很感謝《大學生了沒》這個節目,茵茵在那段日子懂得「面對鏡頭」是怎麼一回事,懂得如何在觀眾面前展現自己,後來茵茵與夥伴組建女子團體《強尼草莓Johnny&Berry》,初步圓了孩提時期成為唱跳歌手的心願,儘管還有些生澀,但那是「夢開始」的起點。

 

藝人事業在通告或者商業演出沒有那麼密集的時候,是非常辛苦的,茵茵也曾多次經歷這段時期,回想那些日子,茵茵只能持續充實自己,參加便宜的舞蹈教室、上唱歌課、學習新的語言等等,把自己能力堆疊上去,放大自身可能性。

 

「待在這個圈子,努力是次要的,我們本來就應該努力,但成功更多的是靠運氣,但正因為如此,努力就更顯得不可或缺了。」在大時代的浪潮下,充實自己才能度過難關,這點永遠不會變,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想被看見就必須做得更多。

 

 

社群媒體發展日新月異,在時代浪潮下轉型

 

後來,茵茵和夏語心、舒子晨三位好姊妹一同組建了成熟性感的女子團體「犯規小姐」,她們拍攝的影片,每一部都可以獲得相當的社群關注,對茵茵而言,這是一段讓她舞蹈人生更完整的歷程,三位很好的閨蜜,同樣具備業界頂尖的舞蹈技藝,「我是一個嚮往團隊的人,很喜歡出主意,渴望跟一群人一起努力完成,會很有成就感。」身為團長的茵茵,很享受這樣互相挑戰、良性競爭、看影片砥礪求進步的感覺。

 

 

面對日新月異的社群時代,影音媒體的載體不斷改變,電視節目也慢慢轉向網路靠攏,茵茵坦言自己最開始蠻排斥的,「我已經有FB粉絲專頁、IG、推特、微博、現在還有必要再加個YT頻道?」但茵茵後來意識到一點,很多長一輩的人就是因為不想學習使用智慧型手機,眼睜睜錯過一個趨勢,被淹沒在時代浪潮,那我是不是也正在成為這樣的人?

 

 

另一方面,因為疫情關係,許多自品牌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茵茵也在思考這點,「有了自媒體品牌,如果有天沒有人要訪問我,我還是可以經營自己。」關於頻道未來的方向,茵茵已經有全面構想,分別是傳遞運動、健康的相關知識;從2014年持續至今、體現台灣之美的「用身體記錄台灣」系列;和舞蹈及音樂作品Cover。

 

「我已經不是20歲的小女孩了,我無時感受得到各界對我的關注與期待,我想要把自己受期待的部分做得更好,呈現給大家看。」

 

無論歌唱或戲劇演出,努力突破自我框架

 

關於唱跳歌手的夢想,一直在茵茵心中等待綻放,承接舞台劇與音樂劇的演出工作後,茵茵才慢慢獲得一展歌藝的機會。2019年茵茵與許維恩負責主演電視電影《女拳至上》,發行原聲帶並由茵茵演唱主題曲,當然的,流行音樂與音樂劇唱歌的發聲與共鳴位置都有很大不同,但茵茵非常樂於擁抱這些機會並享受過程,不同的唱腔詮釋,更可以體現平常練習的累積。

 

 

「我想把快樂帶給大家,不喜歡憂鬱太久。」茵茵的向光性很強,如何逗觀眾笑、讓觀眾開心,都是她非常擅長的事情,在過去150場以上的舞台劇演出中,茵茵大多擔任喜劇角色,但前陣子「全民大劇團」有部《你好,我是接體員》的新劇,讓茵茵感到備受挑戰,這場戲她必須跳脫喜劇框架,擔綱多場哭戲與悲傷橋段,她也坦承自己排練時的前兩個禮拜都很痛苦,也很反抗。

 

 

《你好,我是接體員》🙋 北中南巡演開賣啦! #兩廳院文化生活Opentix售票系統 🔥現正熱賣中...

Posted by 全民大劇團 on Thursday, December 17, 2020

 

後來,包括導演與劇組的夥伴都不斷鼓勵茵茵,給予她勇氣,導演感性說道,「戲劇裡的每位角色都是在治癒台下某一部份觀眾,幫他們說出一些內心話,許多受挫於家庭關係、感情問題或現實生活的人,角色的故事是可以撫平他們傷痛的。」

 

「妳是可以感動觀眾的演員,有些演員哭,觀眾是不會有共鳴的。」

 

在身邊許多人鼓勵下 ,茵茵發現自己漸漸可以順利演出角色的心境轉折與情感糾葛,演技有所提升,在入戲與出戲的過程中,她也慢慢體會導演用心,現在茵茵很希望未來可以再演出更多元類型的角色,「在台灣能演的戲其實有限,能出演我就感到很滿足,至於在觀眾心中留下什麼樣子,就交給市場去回饋,這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

 

 

永生難忘的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

 

在經營社群過程中,茵茵於2014年開始展開一系列《用身體記錄台灣》的計劃,在台灣各地以舞蹈姿態拍攝美麗的高難度照片,讓更多人領略台灣之美,這系列的照片還紅到被美國華人日報、英國攝影網站報導,讓她感到非常驚喜,「其實台灣真的很美,不要再說它是鬼島了。」

 

關於《用身體記錄台灣》的計劃初始,茵茵坦承她最開始只是想要美美的照片,但她也憶及一段往事。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中華隊在預賽最後一場遭韓國以3比2逆轉,主播徐展元一句「好想贏韓國」淚灑主播台,茵茵看到這幕在臉書發文,「緯來主播哭了,但我笑死了。」接著,漫天的網路攻擊湧入茵茵臉書,粉絲專頁更被檢舉至下架。

 

 

「那個笑不是嘲笑,即使中華隊輸了比賽還是預賽第一名,被淘汰的是韓國,他們贏球也去不了東京,我笑是因為這個。」她很開心展元主播幫台灣人出了這口氣,「我只是單純覺得主播很率真、很真性情。」

 

等到茵茵登入私人帳號道歉並說明原委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回憶起當時的狀況,她仍心有餘悸,「那些字眼是我一輩子都想不到的。」許多殘忍的網路謾罵佈滿茵茵社群,她明明是很喜歡台灣的人,原本也安排好幾天行程要前往酒吧幫中華隊加油,但後來連出門都不敢,走在路上都必須遮遮掩掩、極其狼狽,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意識到公眾人物所必須承擔之負重。

 

 

難道2015真的是世紀和解年?! 2013年3月 全國都陷在棒球經典賽的熱浪裡 徐展元主播的轉播也將我們的榮譽感推向最高點 看著飲恨的球賽,電視前的一行人惆悵感慨 抬頭再看是他聲淚俱下 下一秒我感動大笑 這主播也太真了吧太可愛了,我想 所...

Posted by 康茵茵 on Monday, April 13, 2015

 

回歸初心,讓台灣的美被世界看見

 

在沉澱好一陣子之後,茵茵反省自己的行為,並試圖找回出道時的初心,我進演藝圈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得到誰的掌聲?得失心為什麼要這麼重?我應該要在舞台上表演,我要為觀眾而演出,而不是「今天臉書增加1000人追蹤」、「今天很多人稱讚我」,不該為了這種表面的文字、數字而心情高低起伏。

 

「我能用什麼東西回饋台灣?我想到爸爸不斷告訴我的一句話,『取之於社會,就要回饋於社會。』」多年來台灣充斥黑心地溝油,三聚氰胺毒奶粉等負面新聞,但不應該是這樣。茵茵進一步表示,「舞蹈專科背景出身的藝人在演藝圈並不多,我想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這是《用身體記錄台灣》很大一部份的初衷。」

 

 

「很多人希望我出寫真或舉辦個展,但我認為既然要呈現台灣的美,記錄台灣的歷史轉變,是需要時間累積的,時間夠長才能看到歷史的根本,至少也要8年以上,去對比出同個地點8年前與8年後的改變。」

 

「所以再過兩年,就可以辦展覽了,」採訪最後,茵茵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未來她還是會持續享受舞蹈、充實自身才藝、演繹動人故事給觀眾,兌現外界對她的期待、並呈現最美的台灣,「就請大家繼續關注我的表現。」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