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小時候看了關於麥可喬丹的訪談,主持人問皮朋,「作為天下第二人,你覺得為什麼喬丹這麼強?結果皮朋只淡淡回一句,「因為他覺得自己不夠強。」

 

台灣知名現役職業摔角選手─惡王Kazuya表示,「從此我知道,變強沒有停下腳步的一刻。」

 

 

讓潛藏於心的「職業摔角選手」種子發芽茁壯

 

學齡前的Kazuya,在某次因緣際會下跟著親戚一同觀看日本職業摔角節目,結果就深受吸引,但當時他的注意力並不是招式本身,而是「選手被擊倒後不斷站起來。」猶記得那是一場新人與資深選手的比賽,最令Kazuya印象深刻的是,新人不斷在擂台上吆喝著,要求對手繼續攻擊自己,肢體語言一再詮釋,「你不要小看我,我是可以吃下你攻擊的,正面決勝負阿!」這種武士道精神深深震撼了Kazuya。

 

埋下這顆種子之後,Kazuya過好些年才真正有機會學習職業摔角,當時台灣整體環境並沒有這麼成熟,網路上缺乏相關資訊,一般人想練習摔角都不容易,更遑論是一個還在讀書的學生,這也讓Kazuya度過好些年隨波逐流的日子。直到國中時翻閱相關資料與書籍,才發現台日摔角長時間保有合作關係,台灣也有聯盟在招生,Kazuya才義無反顧投入職業摔角訓練。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青澀時期的Kazuya,圖左為摔角選手阿勇哥A-YONG-GO。惡王Kazuya/提供

 

當時台灣業界的選手大都不俱備真正的職業摔角技術,甚至會在比賽與訓練混砸其他跆拳道、柔道門派的技擊與受身倒法概念,Kazuya卻認為那段日子相當快樂,即使選手們技術欠佳,但大家都對職業摔角抱持相當程度熱愛才會聚在一起。

 

這樣的狀況持續到2005年,日本職業摔角老師來台駐點指導,台灣選手們才真正得知職業摔角的全貌,理解這項運動的本質,Kazuya表示,「從那時起我很清楚看見,我們這些選手上場的眼神甚至是動作都不一樣了。」

 

面臨批評與嘲笑,在台灣發展這項運動並不容易

 

「一開始聽到我要去打摔角之後,包括朋友在內,周遭的人都大聲笑了出來。」

 

在台灣許多人的價值觀裡,職業摔角並不是一個運動項目,即使它跟籃球、棒球本質沒有不同。回顧2004年朱木炎在雅典奧運奪下金牌,跆拳道瞬間受到全台灣人注目,大把的家長送小孩去打跆拳道,但職業摔角就比較難複製這樣的方式。職業摔角不免俗有表演元素,在奧運項目裡,比較接近的會是「角力」,摔角就不行,同道理還有MMA(綜合格鬥)跟UFC(終極格鬥),這類型的運動賽事很大程度上都依賴著聯盟運作。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包含主持、經營社群、拍攝影音節目等等,Kazuya致力於讓更多人認識台灣職業摔角。惡王Kazuya/提供

 

除了大環境不利因素,台灣傳統一輩對摔角的認知就是打架,連Kazuya自己最早練習時都不敢讓家人知道,因為不瞭解所以害怕,害怕所以反對,摔角就這樣被誤會是暴戾的運動。

 

「無論你如何重擊我,我都必須再站起來。」這樣的態度已經成為Kazuya的人生信條,想翻轉人們負面既定印象,需要的不是解釋,必須身體力行證明,「我利用各種管道去經營職業摔角,讓摔角在大環境更成熟、更為人所知。」包含製作網路影音節目、開直播與觀眾互動、在社群分享個人生活等等,Kazuya圍繞著職業摔角發展多元事業,他進一步表示,「當過去被譏笑的東西成為受人肯定的潮流,我也就不再需要說什麼了。」

 

如今Kazuya門下也傳承許多學員,當他們的父母對孩子練習摔角抱持懷疑、甚至是反對態度時,Kazuya都會這麼鼓勵他們,「你可以邀請家人來現場,看看職業摔角到底在練習什麼。」職業摔角的練習不僅能鍛鍊身體,對於精神層面的強化更有幫助,大部分的家長在看完後就不再反對了。

 

除此之外,Kazuya也歡迎任何對職業摔角抱持疑慮的人實際到現場觀看比賽,Kazuya很有自信,現在台灣摔角的技術水平與演出絕對可以打動人心,「觀眾從最開始厭惡的臉,到願意站起來鼓掌、拍手,是我非常有成就感的一刻。」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獲得冠軍獎盃,在擂台上接受眾人喝采,是運動員的畢生追求。惡王Kazuya/提供

 

擂台上每分每秒,都是無數時間與汗水的累積

 

說起「惡王」名號的由來,Kazuya表示,他出道階段還在摸索自己的擂台風格,擂台上的他態度不可一世,肢體語言也很囂張,過程會針對對手弱點不停痛擊,就有觀眾把他和日本漫畫知名角色「惡王」連結在一起,Kazuya也樂於扮演這樣的形象。

 

現實生活的Kazuya當然不是一個這樣的人,有些人會好奇差異怎麼如此巨大,對Kazuya而言,「擂台上和擂台下的都是真實的自己,只是表達的風格不同。」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擂台上還是擂台下的是真實的你?惡王Kazuya/提供

 

職業摔角選手為了讓觀眾快速代入情緒,各自擁有不同劇情的背景設定與角色形象,也體現出選手的擂台風格,「噓聲對於反派選手而言就是一種肯定。」這些都需要花時間累積,但打職業摔角可不是用「演」的,每個招式與動作都是真槍實彈,包含鐵椅等道具的使用,與裁判、觀眾的互動,一切都必須視現場狀況即興並因地制宜。

 

「不能說話,但我們是說故事的人。」

 

Kazuya表示,很多人會覺得職業摔角選手出場時的排場很帥,招式也很吸引人,因此對這行有嚮往,但其實一個正規的職業摔角選手,比起練習招式,更多的時間在練習基礎,包含各項翻滾、受身倒法和再進階一些的跑繩等擂台相關技術,「職業摔角絕對不是一個輕鬆的行業,至少在我們這一代,它也不是能賺大錢的行業。」還是希望大家回歸初心、思考周全,真的喜歡這項運動再來,「選手出場時走的那條花道,我們走了20年。」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每一次的出場退場,背後都是無數苦練與辛酸血淚的累積。惡王Kazuya/提供

 

Kazuya與新崎人生的「認可之戰」

 

關於台灣職業摔角,被批評打得很假、很難看的聲音一直都存在,Kazuya對此也有感到怨懟的時候,「我們這麼用心,為什麼觀眾不喜歡我們的比賽?」但當2005年日本職業摔角老師來到台灣傳授技藝之後,這項運動在台灣愈發成熟,時至今日,有許多外國人會藉由影音或者直播串流媒體關注台灣選手的動態與表現,聯盟間也會彼此交流。

 

某一次,Kazuya和日本非常知名的職業摔角前輩-新崎人生比賽,最後Kazuya輸了,新崎人生卻遲遲未離場,看著Kazuya而後慢慢走近伸出手,Kazuya形容那次的握手是「歷史一刻」。Kazuya補充道,「以前台灣的職業摔角是被嘲笑的,但當這位日本知名職業摔角選手主動和你在賽後握手時,這意謂著認同,也代表他認同了台灣的職業摔角。」那一刻,Kazuya職業生涯10多年的情緒一次湧上,鏡頭沒有拍到的畫面是,Kazuya在握手後拜伏在地,情緒激動不能自已。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努力這麼多年,台灣摔角終於受到認可,新崎人生伸出的這隻手意義重大。惡王Kazuya/提供

 

「很多人以為我們在比賽前碰面聊過,但事實上我們沒有講過任何一句話,正因如此,那隻伸出的手意義才會如此重大。」

 

職業摔角選手很多時候是靠精神力在對決,「相信什麼東西」會支撐著你,「以我來說,我在比賽時會想到這些年累積的過程,和所有相信我的人,我背負著台灣的摔角市場,我背負著整個業界。」Kazuya進一步表示。

 

這麼多年來,也有國外聯盟想要簽過Kazuya,但都被他拒絕了,他覺得接受合約對台灣摔角不會有幫助,只是對「惡王」自己有幫助而已,Kazuya想要讓台灣摔角在地深耕,「如果我到國外聯盟征戰,或許收入不錯,但很多東西就沒有辦法深植在台灣觀眾心裡。」

 

「我以前曾做過民宿行銷,也任職過手搖杯飲料的行銷主管,但始終不變的本業就是職業摔角,這跟從工作中得到的錢多錢少無關,即使我還有配音員的兼職,也在經營影音頻道,也開直播實況和觀眾互動,我還是會很驕傲的說,我的本業是職業摔角選手。」

 

不受祝福也要找到認同的自己,台灣本土職業摔角手-惡王Kazuya
圖說:無論經營多少副業,對Kazuya而言,自己就是職業摔角選手,這是一輩子的志業。惡王Kazuya/提供

 

座右銘:活出一場深植人心的名勝負

 

至於未來目標,Kazuya給自己的定位是啟蒙者,他想讓台灣職業摔角更成熟,並傳遞自己的精神給下一代,「我希望自己是台灣摔角界的一座高山,「只要我Kazuya還在,台灣摔角就會一直存在,我旁邊也會有很多小山,很多新選手想挑戰我,因此我這座山必須足夠高大。」

 

一路走來面對挫折,Kazuya很少花時間在陷入低潮或者沮喪,「我的女友也是網路創作者,她很常對我說『你做什麼決定都是對的』,相信自己的決定,別人才會相信你。」台灣職業摔角聯盟從草創初期成長至現在規模,和Kazuya的團隊發展至今,從少數人變成多數人,Kazuya都抱持著這個信念帶領大家前進。

 

 

「我的目標是『生涯現役』,意謂著這輩子不會從職業摔角領域退下來,即使有一天我的體能沒有辦法打比賽,我還是可以傳承所學、繼續傳遞職業摔角的精神,努力讓台灣市場更成熟,讓選手被世界看見。」

 

日本文化在運動競技裡有一句話叫「名勝負」,作為一場扣人心弦的精彩賽事,觀眾在看完後還是會討論或者回憶比賽中某個過程,在生活碰到低潮的時候,這場名勝負還會為他帶來信念或著激勵努力前行。「把我的人生,活成一場深植人心的名勝負,」Kazuya用這句話作為訪談完美結尾,他露出自信的笑容,「這是我的座右銘,而我會繼續努力的。」

 

惡王Kazuya vs 新崎人生他(握手一幕於20:43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