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帕運」輪網國手以身作則,呂嘉儀挑戰身障者無限可能

前臺灣輪椅網球好手呂嘉儀,曾代表國內參與兩屆帕運(身障奧林匹克運動會)與六屆亞帕運賽事,擁有20年以上的輪椅網球資歷,於去年決定轉戰輪椅羽球,希望藉由不同運動項目的挑戰,以自己親身經歷,告訴身障者要多去嘗試挖掘屬於自己的可能性。而呂嘉儀也未因投入輪椅羽球,而停止輪椅網球的教學及推廣,並希望能與更多從事不同身障運動項目的人士攜手合作,替身障者創造出優質運動環境,且建立身障者的自信。

 

前臺灣輪椅網球好手呂嘉儀,曾多次代表國內參與兩屆帕運(身障奧林匹克運動會)與六屆亞帕運賽事,擁有20年以上的輪椅網球資歷於去年決定轉戰輪椅羽球,希望藉由不同運動項目的挑戰,以自己親身經歷,告訴身障者要多去嘗試挖掘屬於自己的可能性,而呂嘉儀也未因投入輪椅羽球,而停止輪椅網球的教學及推廣,並希望能與更多從事不同身障運動項目的人士攜手合作,替身障者創造出優質運動環境,且建立身障者的自信。  無障礙空間是為任何人所設置  無障礙空間不單是只為身障者而設置,呂嘉儀認為任何人都有可能使用到無障礙空間,這樣的觀念得先建立,「無論是一般人或身障者,人肯定會老化,都有可能成為行動不便的候選人。」一般人不要認為自己永遠就沒有使用無障礙空間的需求,畢竟人都會老,畢竟到了一定年齡,身體很多功能也會逐漸退化,不用過度區分身障者和高齡者。  甚至很多帕運選手原本都是一般人,但可能一瞬間或突然遭遇某些意外或病變就成為身障者,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難以預料,「無障礙空間的建置需要長期時間去建設,所以得先具備這樣的觀念。」即便現在有在推廣身障運動課程,但希望能持續辦理和推廣,「否則訓練班課程結束,很多身障者就不知道去那裡運動。」建立這樣的思維不僅有備無患,也替任何人的老化做準備,「甚至有時受傷需要坐輪椅,也是需要使用無障礙空間,只要觀念改變,很多事情的推廣就會變得理所當然。」  上天給予的禮物  經常受邀到許多單位進行演講的呂嘉儀,對於如何鼓勵身障朋友保持樂觀且正向的態度,她提到早期自己也是安慰身障者接受事實,但未必每位身障者都願意承認發生在自己的現況,於是現在都告訴身障者,「成為身障者或許是上天給予的禮物!」如果身障者願意敞開心胸,其實身障者能找到自己生存的價值和責任。  從事輪椅網球讓呂嘉儀明白運動好處,且更加具有自信,甚至代表臺灣出征帕運,更讓她擁有推廣身障運動的使命感,「成為帕運國手,讓我明白運動好處,也讓我想對社會盡到推廣身障運動的義務。」努力改善臺灣對於身障者的運動環境,「幫助下一位身障者解決運動和生活上的困境,我覺得許多身障者都能辦到,況且正因為自己同樣也是身障者,更能感同身受。」  這是呂嘉儀這幾年推廣身障運動得到的啟發,當遇到跟自己有相同症狀的身障者,該如何給予幫助,是許多身障者得學習的課題,也可從幫助別人獲得生存的價值,相信身障者是絕對有能力幫助到更多人,甚至當身障者出來運動,也能減輕家裡負擔,「身障者不要太怨天尤人,其實照顧者的壓力更大。」當身障者開始能獨立生活,甚至因為運動,進而代表國家比賽,為國爭光,不僅家人、國家會以你為榮,也會發現自己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未來。  轉戰輪椅羽球激發無限可能  去年由於年齡增長,加上自認很難再像過往適應長時間的日曬,呂嘉儀決定嘗試與輪網較為類似的輪椅羽球,「我一直都對羽球很感興趣,羽球跟網球很類似,且不受天氣影響,可惜早期國內輪椅羽球尚未盛行,先前羽球比賽大都只有站立組,直到這幾年才有輪椅組。」輪椅羽球近幾年也被列入帕運項目。  目前接觸輪椅羽球已滿一年,畢業於臺北市立大學的呂嘉儀很感謝北市大羽球專長的學弟協助她訓練及推廣,更分享她學習輪椅羽球的趣事,「剛開始都還是用網球方式打,都退到很後面接球,輪椅羽球著重選手敏捷度和手眼協調,而且羽球場比網球場小,輪椅輕輕一推就到,不像之前在網球場有時得用力推。」但輪椅羽球相對也較沒有身材上的限制,近幾年國際頂尖輪椅羽球選手大都來自日本、韓國、香港等亞洲國家。  可惜臺灣對輪椅羽球仍較為陌生,呂嘉儀秉持當初推廣輪椅網球信念,希望能有更多身障者一同參與輪椅羽球,當然也不會因轉往投入輪椅羽球,就放棄輪椅網球的推廣和教學,甚至還希望能帶動不同身障運動發展,「畢竟不是任何人都適合輪椅網球和羽球,有的人可能就比較喜歡擊劍,藉由某項運動,進而推廣不同項目的身障運動,才能更有效率增加身障者的運動趣味性和成就感。」  呂嘉儀也經常鼓勵自己不要自我設限,推廣身障運動對她而言是件相當快樂且幸福的事,相信不管任何運動,只要多站在和身障者相同立場思考,身障者也會感受到許多溫暖,學習讓自己逐漸成長,激發自己無限的潛能,並且經由運動結交更多好朋友。
帕運輪網國手積極參與身障運動。呂嘉儀提供

 

無障礙空間是為任何人所設置

 

無障礙空間不單是只為身障者而設置,呂嘉儀認為任何人都有可能使用到無障礙空間,這樣的觀念得先建立,「無論是一般人或身障者,人肯定會老化,都有可能成為行動不便的候選人。」一般人不要認為自己永遠就沒有使用無障礙空間的需求,畢竟人都會老,到了一定年齡,身體很多功能也會逐漸退化,不用過度區分身障者和高齡者。

 

堅信無障礙空間是為任何人所設置。呂嘉儀提供
堅信無障礙空間是為任何人所設置。呂嘉儀提供

 

甚至很多帕運選手原本都是一般人,但可能突然遭遇某些意外或病變就成為身障者,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難以預料,「無障礙空間的建置需要長期時間去建設,所以得先具備這樣的觀念。」即便現在有在推廣身障運動課程,但希望能持續辦理和推廣,「否則訓練班課程結束,很多身障者就不知道去哪裡運動。」建立這樣的思維不僅有備無患,也替任何人的老化做準備,「甚至有時受傷需要坐輪椅,也是需要使用無障礙空間,只要觀念改變,很多事情的推廣就會變得理所當然。」

 

上天給予的禮物

 

經常受邀到許多單位進行演講的呂嘉儀,對於如何鼓勵身障朋友保持樂觀且正向的態度,她提到早期自己也是安慰身障者接受事實,但未必每位身障者都願意承認發生在自己的現況,於是現在都告訴身障者,「成為身障者或許是上天給予的禮物!」如果身障者願意敞開心胸,就能找到自己生存的價值和責任。

 

成為輪網國手是上天給予禮物。呂嘉儀提供
成為輪網國手是上天給予禮物。呂嘉儀提供

 

從事輪椅網球讓呂嘉儀明白運動好處,且更加具有自信,甚至代表臺灣出征帕運,更讓她擁有推廣身障運動的使命感,「成為帕運國手,讓我明白運動好處,也讓我想對社會盡到推廣身障運動的義務。」努力改善臺灣對於身障者的運動環境,「幫助下一位身障者解決運動和生活上的困境,我覺得許多身障者都能辦到,況且正因為自己同樣也是身障者,更能感同身受。」

 

鼓勵身障者走出戶外參與運動。呂嘉儀提供
鼓勵身障者走出戶外參與運動。呂嘉儀提供

 

這是呂嘉儀這幾年推廣身障運動得到的啟發,當遇到跟自己有相同症狀的身障者,該如何給予幫助,是許多身障者得學習的課題,也可從幫助別人獲得生存的價值,相信身障者是絕對有能力幫助到更多人,甚至當身障者出來運動,也能減輕家裡負擔,「身障者不要太怨天尤人,其實照顧者的壓力更大。」當身障者開始能獨立生活,甚至因為運動,進而代表國家比賽,為國爭光,不僅家人、國家會以你為榮,也會發現自己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未來。

 

轉戰輪椅羽球激發無限可能

 

去年由於年齡增長,加上自認很難再像過往適應長時間的日曬,呂嘉儀決定嘗試與輪網較為類似的輪椅羽球,「我一直都對羽球很感興趣,羽球跟網球很類似,且不受天氣影響,可惜早期國內輪椅羽球尚未盛行,先前羽球比賽大都只有站立組,直到這幾年才有輪椅組。」輪椅羽球近幾年也被列入帕運項目。

 

目前接觸輪椅羽球已滿一年,畢業於臺北市立大學的呂嘉儀,很感謝北市大羽球專長的學弟們協助她訓練及推廣,更分享她學習輪椅羽球的趣事,「剛開始都還是用網球方式打,都退到很後面接球,輪椅羽球著重選手敏捷度和手眼協調,而且羽球場比網球場小,輪椅輕輕一推就到,不像之前在網球場有時得用力推。」但輪椅羽球相對也較沒有身材上的限制,近幾年國際頂尖輪椅羽球選手大都來自日本、韓國、香港等亞洲國家。

 

可惜臺灣對輪椅羽球仍較為陌生,呂嘉儀秉持當初推廣輪椅網球信念,希望能有更多身障者一同參與輪椅羽球,當然也不會因轉往投入輪椅羽球,就放棄輪椅網球的推廣和教學,甚至還希望能帶動不同身障運動發展,「畢竟不是任何人都適合輪椅網球和羽球,有的人可能就比較喜歡擊劍,藉由某項運動,進而推廣不同項目的身障運動,才能更有效率增加身障者的運動趣味性和成就感。」

 

秉持推廣輪椅網球觀念來推廣更多身障運動。呂嘉儀提供
秉持推廣輪椅網球觀念來推廣更多身障運動。呂嘉儀提供

 

呂嘉儀也經常鼓勵自己不要自我設限,推廣身障運動對她而言是件相當快樂且幸福的事,相信不管任何運動,只要多站在和身障者相同立場思考,身障者也會感受到許多溫暖,學習逐漸成長,激發無限潛能,並且經由運動結交更多好朋友。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