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輯

賽事沒人看、待遇低,國家隊足球員程昊:堅持是因不想後悔

根據外國媒體《Sport Show》調查,足球是全世界最受歡迎運動,2018年世足賽,收視就高達35.72億人。

 

在台灣,足球賽卻無法點燃群眾狂熱,談起台灣足球,不少人會以「足球沙漠」形容,關注度遠遠不及棒球、籃球,即使是免費的企業聯賽,場邊觀眾依然冷冷清清。

 

長期缺乏各方資源、完善培訓體制下,台灣足球積弱不振,國際賽上常被打得鼻青臉腫。國際足總(FIFA)世界排名裡,台灣當前為138名、亞洲26名,歷史最高排名為121、最低為191,位列中後段班。

 

當然,也是有少數人在逆流中堅持站穩身姿,程昊就是一例。

 

國家隊足球員程昊:堅持是因不想後悔
圖片來源:程昊提供

 

足球路上的「困境」與「慶幸」

 

程昊是效力於台灣鋼鐵的足球員,也是中華男足現役後衛,是少數能在惡劣環境中存活下來的成年足球員,曾隨隊征戰過亞運、世大運、世預賽等大型賽事。

 

他接觸足球的時間很早,小學跟著哥哥踢足球,一路踢出了興趣,國高中、大學都是足球隊。然而,由於台灣開設足球隊的學校稀缺,遭遇的困境從沒少過。

 

國中唸的是新光國中,足球隊隊員人數難以穩定,常常有人中途「落跑」,一開始人數20個,最後只剩下10來個,「就很心酸啊……踢5人制也才1、2個候補,不知道練什麼情況。」他輕輕嘆了口氣。

 

三年級時,學校因故解散足球隊,全隊轉校到離家較遠的潭秀國中。當時的他,必須清晨5點多起床, 騎單車到火車站搭車,再走一段路才能到校,若不是熱愛足球,才禁不起這樣的舟車勞頓。

 

 

即使得償所願進入足球班,還是存在許多難解問題,隊員素質良莠不齊就是其一。「足球員人不夠,必須和普通生湊人數,完全不會踢的那種,就這麼撐過一年。」他語帶歉疚地說,當時心態不成熟,還會排擠一些實力差勁的同學。

 

高一時,他離開台中家鄉,遠赴台南的北門高中就讀。北門高中足球隊訓練份量繁重,光是暑假3個禮拜集訓,每個禮拜就有一個休學,起初他還能靠著和國中一起上來的隊友互相打氣鼓勵,但沒多久戰友接連離去,只剩他孤身奮戰。

 

離鄉背井、孤立無援,再加上困境不斷,讓他數度萌生放棄足球念頭,「我不敢下這種決定,我發現走掉的同學都還會回來關心足球、會後悔,我不想自己和他們一樣後悔。」他語氣透著某種堅定。

 

賽事沒人看、待遇低,國家隊足球員程昊:堅持是因不想後悔
圖片來源:程昊提供

 

來自國際賽事的震撼教育

 

正因不想留下遺憾,所以他隨時都使盡全力。高一被列為二軍的他,隨著能力提升,高二進到先發名單,拿下高中聯賽冠亞軍,高三更直接入選U18,代表台灣出國比賽。

 

U18賽事給了程昊一場「震撼教育」,真切體認到台灣跟國際的實力差距,「第一場跟泰國比,3:0輸球,覺得也還好;第二場韓國,好像是8:1還是9:1,我整個嚇到,明明跟我同年紀卻可以這種程度。」談到這裡,程昊語速變快、語調轉為激昂,儘管是多年前的記憶,卻仿佛歷歷在目。

 

這樣的殘酷差距,來自於環境體制的長期不平等,一方被龐大資源餵養、灌溉;另一方卻得不斷揮汗爭取、抗爭,才能取得看似合理的待遇。

 

國家隊足球員程昊:堅持是因不想後悔
圖片來源:程昊提供

 

日領200到1000 國腳們的窘境

 

談到台灣足球現況,程昊說:「雖然還是有一大段路要走,但有在改善、變好啦!」

 

從足球俱樂部相繼成立、國家隊集訓津貼提高,就可看出足壇確實在緩步改善,但說是「看見曙光」還算太早。

 

程昊沒把自己定位為「職業運動員」,而是「半職業」,「和我理想中職業隊有落差。」除了體制、環境還不足夠成熟完善,薪資制度也是其一。

 

國家隊集訓津貼過去幾年維持「一天200元」數字,這樣的低薪成為新聞熱議話題後,近幾年才調升為1000元。這意即為國爭光的「國腳」,當專職是完全不可行的,集訓不是每個月都有,就算一整個月都有集訓,也僅能領6000元,如今雖是漲了5倍,但也最多3萬,球員必須選擇企業效力,或額外兼任教練等職務才行。

 

正因看見殘酷差距,又認清到現階段難以改變的現實,程昊坦言,自己的目標是旅外職業選手,「要把自己丟到那個環境,才能變得強大。」

 

他確實有付出行動,去年1月的時候,他想方設法去中國參加測試賽,雖然最後沒有取得門票,還受疫情拖累無法再次挑戰,但在未來,可預見這會是他足球人生的「A選項」。

 

 


本站圖片部分取自於網路,若有侵犯版權煩請即刻告知。

Search

熱門